丝瓜app功能无限看片介绍

灵变期修士的脸色,由得意变得阴沉,他怎么也没有想到。魔云宗每个修士的胯下都有强悍的妖兽,这样不仅没有消耗修士的灵力,而且使得他们有时间将大战时损失的灵力进行补充。

光是他们胯下那些妖兽散发出来的威压与实力,就不是普通吕宋国修士能够抵抗的。

吕宋国的修士也变得沉默起来,没有人在呼喊。魔云宗的阵势,给他们太大的压力了。他们与魔云宗相比,就如同是一个三岁孩童,面对一个壮汉的感觉。根本就无法力敌。

见魔云宗的修士停在虚空之中,灵变期修士只得硬着头皮说道“商虞国的修士,为何无故犯我边境?”

“无故犯你边境?”霍山冷笑道“你们侵占我商虞国海岛,这是罪其一也;窝藏李越国的余孽,罪其二也。还敢说我们无故犯境!”

灵变期修士的语气软了下来,开口道“想必这其中有什么误会吧!”

“误会?若真有误会,你们打开护国大阵,让我们进去抓李越国的余孽,如何?”霍山说道。

让魔云宗的修士进来抓人,岂不是将生死拱手让人掌控了。灵变期修士还没有傻到这种程度,怎肯如此!

话既然谈不下去了,就只剩下打了。吕宋国派了一万修士进入护国大阵之中,这一万修士,都是经过精挑细选出来的,优中选优!

“我们有一万人在阵中,你们可敢也派一万人进入阵中?”灵变期修士问道。

彭旭尧仔细看着吕宋国的护国大阵,开口道“千面搜杀阵!”

“你认得此阵?”林羽龙问道。

浴缸里的清香

“我曾在书中看到过,应该不会错。这个阵法是八卦夺门阵的变化,和阳光折射相组合而成。列阵者每人一手执刀,一手执多棱银牌,利用特殊地形和阳光折射造成奇特的幻觉,一人幻化为四,四人幻化为八。入阵者虚实莫辨,有四面八方受敌之感。”彭旭尧说道。

“也就是说,他们若是有一万人在阵中,就会让人觉得有八万人在阵中?”林羽龙问道。

彭旭尧点了点头。

“此阵如何破?”林羽龙问道。

“很难,除非知道他们是如何进行变化的。毕竟八卦夺门阵的变种方式有太多种了。”彭旭尧有些为难的说道。

“一力降十会,那就用最直接的办法破除!”林羽龙说道。

“尉迟营主!”林羽龙喊道。

“在!”尉迟振麟拱手道。

“你的玄甲军可有信心破除此阵?”林羽龙问道。

“殿主放心,不在话下!”尉迟振麟信心满满。

“好,本帅亲自为你擂鼓助阵!”

一个巨大的战鼓被从后方运了过来,这战鼓的骨架是用精钢浇筑而成,鼓皮是用夔牛的皮做成,鼓键子是夔牛的腿骨,声音可震天。

林羽龙耗费了极大的精力与资源,才制成此鼓。

夔牛的皮,是林羽龙用了上百万块上品灵石,才从水妖族换取。这若是在其他势力,完是一种资源的浪费,也没有足够的资源制成此鼓。

在林羽龙看来,此鼓能够激励修士们奋勇杀敌,值得!

这战鼓被安置在一辆车上,由四条蛟龙拉着。

轰隆隆!

鼓声震天,林羽龙亲自敲响了战鼓。

在战鼓声中,尉迟振麟率领玄甲军进入到千面搜杀阵之中。

吕宋国的修士一手执刀,一手执多棱银牌,瞬间便犹如八万人手执钢刀的大军。杀气腾腾的将魔云宗修士围住,开始了进攻。

尉迟振麟看了一眼,眼中露出轻蔑。不要说八万大军中有七万是虚假,就算部是八万真实大军,他也不放下眼里。

“布阵!”

尉迟振麟一声令下,魔云宗的修士立刻围成一个圆形。所有人手持弓箭,目光冷静而又坚毅的看着不断靠近吕宋国修士。

“放箭!”

尉迟振麟果断下令,顿时箭如雨下,如同狂风暴雨般射向了吕宋国的修士。

吕宋国修士立刻以手中的银牌抵抗。

这些银牌也是耗费了极大的精力打造出来的,坚固异常。普通的攻击根本就无法攻破这些盾牌。只要这些盾牌不碎,吕宋国修士的幻影,就不会消失。

吕宋国正是靠着千面搜杀阵,称霸一方。纵然是之前的李越国,也是颇为头疼。不敢硬碰千面搜杀阵。

只可惜,吕宋国这次碰到的是魔云宗。千面搜杀阵又是跟魔云宗最强的玄甲军对阵。

玄甲军所有的箭矢,都是经过禁制与符篆加持,不仅射程远,而且威力也是巨大。

箭矢击中银牌,发出清脆之声,入刀兵相击,紧接着爆炸声不绝于耳。

双方修士的眼中都露出震惊。

吕宋国修士震惊的是,银牌极难被攻破,这次居然被魔云宗的弓箭打成了碎渣。

魔云宗修士震惊的是,以前弓箭击中再坚固的法宝,都难以对箭矢造成损伤,这次箭矢居然都碎了。这每一根箭矢,都极为宝贵,让魔云宗的修士心痛不已!

没有了银牌,吕宋国修士的实力大减。此时,他们已经冲到了魔云宗修士的身旁。纷纷展开攻击。令他们更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。魔云宗每个修士的身上,居然都出现了防护层,将他们所有的攻击挡下。

一时间,他们无法攻击到魔云宗的修士,只能成为待在的羔羊。惨叫之声不绝于耳。

这一幕,让阵外的吕宋国修士胆战心惊。阵中的修士已然是最强者了,还有银牌这样的法宝,占尽了天时与地利。就落得如此的惨败。

吕宋国灵变期修士满脸的阴沉,此时他终于相信李泰然所说为真。可他不敢出手去救阵中的修士,梅香一直盯着他,一股威压笼罩着他。

他感觉若是自己敢出手,梅香一定会出手。

他一错再错。从一开始他觉得魔云宗修士跨海而来,灵气会耗尽,到后来以为千面搜杀阵可以给魔云宗一个教训,即使投降,也可以为自己争取有利的形势。他现在也不知道该如何办了。

整个过程中,林羽琼没有睁开眼睛。他一直坐在白云纯的肩膀上,闭目休养。水本源对他的伤害实在太大了,远比灵力与体力耗尽带来的伤害大的多。

自己耗费如此大的资源打造出来的玄甲军,要是连千面搜杀阵都奈何不了,恐怕魔云宗就没有实力去角逐天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