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女主播

听到“剃刀王子”这个名字,爱德华脸上瞬间失去血色,然而他咬牙保持镇定,坚持着咏出最后一段施法咒。

“va!”

两颗魔法飞弹脱离爱德华指尖,在夜空中划出紫色弧线,尖啸着射向河岸对面的“野猪之王”。

“uré!”

马丁也释放出早已准备就绪的法术,小小的火苗脱离他的掌心,凌空膨胀成为一团大如脸盆的火球,裹挟热浪轰向剃刀王子。

魔法飞弹与火球术相继命中剃刀王子,然而并没有如爱德华和马丁期望中那样击倒这巨兽。

飞弹与火球触及剃刀王子身体的刹那,就被一层淡淡的金色光晕拦截下来,激起一阵轻微的魔力涟漪,法术构型随即崩溃,自行分解为无序且无害的原初魔力,重新回归魔的怀抱。

爱德华倒吸一口凉气,匆忙向后退避,颤抖的手指伸进储物袋,试图取出抄录“精确施法”的卷轴。

令他稍感欣慰的是身旁的枪手适时扣下扳机,附魔铅弹如同暴风雨袭向剃刀王子,撕裂它的护体结界,爆开团团血花。

可惜,相比剃刀王子庞大壮硕的身躯,枪弹显得太过渺小,两名枪手都一口气将弹夹打光,只在剃刀王子身上留下八道浅浅的伤痕。

这种程度的伤害显然无法击倒剃刀王子,反而刺激它凶性发作,垂下头颅怒视河岸对面的四人。

巨兽凶残的目光,吓得爱德华又倒退两步,就在他试图冷静下来施展“精确施法”的时候,剃刀王子突然厉声嚎叫,刺耳声浪伴随“恐惧灵气”扩散过来,如同无形的巨手,死死扼住河岸对面众人的心脏。

清纯女孩花海从中最娇艳美图

马丁双腿一软跪在地上,失控的尿液淋漓而下,浸透裤裆一片冰凉。

爱德华浑身战栗,非但无法维持施法专注,甚至无法思考,转身慌不择路地钻进密林,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:

“赶快逃命!逃得越远越好!”

“等等!爱德华,不要丢下我——”马丁挣扎着爬起来,慌里慌张地追赶爱德华。

转眼间,河畔就只剩那两名被剃刀王子气势震慑的枪手。

等他们回过神来,剃刀王子已经迈开大步趟过河流,出现在他们面前。

两人对视一眼,眼中都流露出惶恐,不约而同扭头飞奔。

剃刀王子注视着两人的背影,从鼻孔里轻蔑地喷出一股白雾,咧开大嘴深深吸气。

仿佛平地掀起飓风,强劲的气流牢牢吸住那两名枪手,迫使他们双脚离地倒飞回来,尖叫着在空中手舞足蹈。

任凭他们怎样挣扎,也无法扭转命运,最终还是被气流卷到剃刀王子面前,绝望地瞪大眼睛,眼睁睁看着这巨兽一口将自己吞下,最后一丝意识,湮没在那漆黑深渊般的喉咙深处……

剃刀王子合拢下颚,咯吱咯吱大口咀嚼,口腔中发出骨头碎裂的声响,两行鲜血顺着宽阔的嘴角汩汩涌出。

这巨兽伸了伸脖子,喉咙微微鼓胀,两具被嚼碎的尸体随即滑下食道。

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,剃刀王子迈开大步向树林深处走去,循着爱德华和马丁留下的气息展开追踪。

爱德华一口气狂奔出去半里路,直到远离剃刀王子的恐惧灵气辐射范围才渐渐恢复清醒,停下来大口喘气,冷汗浸透了脊背。

身后突然传来脚步声。

爱德华警觉的握住剑柄,回头望去。

原来是马丁·史密斯追了上来,失魂落魄的脸上满是汗水,身上还散发出一股刺鼻的尿骚味。

爱德华不由直皱眉,嫌恶地挥了挥手,示意马丁别靠近自己。

“爱德华,你没事吧?”

马丁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。

“剃刀王子实在太可怕了!众神啊!我居然还曾幻想过杀这怪物,简直太愚蠢了!”

“咱们的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!你还有没有传送术卷轴?”

“‘传送术’卷轴我只有一支,已经被那个黑皮小鬼偷走了。”

爱德华郁闷地拍着额头回答。

他也曾有过杀剃刀王子的设想,然而在不久前真正目睹剃刀王子过后,他就彻底打消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念头。

尽管如此,他还是要面子的,看不起马丁这副活脱脱被吓破胆的德性,简直像条落水狗。

“啊?没有传送术,咱们岂不是死定了!”

马丁失望地瞪大眼睛,带着哭腔抱怨。

“我早就提醒过你的,如果今天早上我们就原路返回,又怎么会落到如今的下场……”

“够了!”爱德华烦躁地一挥手,“除了抱怨,你就不能做点更有意义的事情吗?你是级法师,应该有准备飞行术,剃刀王子固然凶残,毕竟不会飞,接下来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你了吧?”

“飞行术……”马丁咽了口唾沫,尴尬的搓搓手掌,“不好意思,我没有多余的环法术位用来准备飞行术……”

“你说什么!”爱德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“没有准备飞行术?你的脑子里是浆糊吗!”

“可我只有两个三环法术位,都用来准备‘火球术’了,事先谁又能想得到会遭遇这种倒霉事呢……”

马丁哭丧着脸辩解。

“谁让你准备‘火球术’了啊?‘火球术’有个屁用啊!你他妈还准备了两个?!像你这种猪脑子,活该被沃尔特·李留级三年也毕不了业!”爱德华气得快要崩溃。

听他当面揭穿自己心底的疮疤,马丁嘴唇颤抖,脸色青一阵白一阵,紧握拳头一言不发。

爱德华深吸一口气,强迫自己冷静下来。

在当前的局面下,马丁这种窝囊废物是指望不上了,他只能自己想办法逃出生天。

略作思索,爱德华握住胸前佩戴的那串翡翠魔坠,低声吟咏启动咒,前方地面随即张开一道发光的召唤阵。

阵图笼罩区域泥沙升腾,大量泥土与来自异界的精魂结合,具现为一尊大型土元素。

马丁看到这一幕,眼中流露惊喜:“对呀!你还可以召唤大型土元素,正适合用来对抗剃刀王子!”

爱德华轻蔑地瞟了他一眼,转身举起翡翠魔坠,通过这件魔导器与大型土元素心灵沟通,命令它不惜一切代价阻挡很快就会追赶上来的剃刀王子。

交代过后,爱德华转身走向树丛深处。

马丁愣了一下,连忙追了上来。

“你要去哪里?为什么不带上大型土元素当保镖?”

爱德华懒得理马丁,径自埋头赶路。

他心里清楚,大型土元素移动速度缓慢,而且最多只能在主物质界存在十分钟,过后就会自动分解为砂土。

退一步说,就算大型土元素能够长久地停留在主物质界,也根本不是剃刀王子的对手。

带上这个大块头,反而会暴露自己的行迹,不如将它留在这里阻挡剃刀王子,尽可能为自己多争取一些逃亡时间。

马丁看了看停留在原地的大型土元素,又回头望向爱德华迅速远去的背影,短暂的犹豫过后做出选择,拔腿追赶爱德华。

两个人在昏暗的林间拼命狂奔,直到累得两腿酸软才停下来喘口气。

稍微恢复体力,又慌不择路地在林中逃窜。

就这样跑跑停停,不知过了多久,也不知身在何处,前方林荫深处露出一截墙壁,远远看去像是一栋木屋。

爱德华迟疑了一下,放轻脚步朝木屋走去,到了紧闭的门前才停住。

马丁喘着粗气追上来,抬头看见木屋,先是吃惊地瞪大眼睛,随即欢呼起来。

“太好了!爱德华,咱们有救了!”

“你先别高兴的太早,天知道屋里藏着什么人……”爱德华慎重地呢喃。

“管他是谁,总之不会比剃刀王子更坏更危险!”

长时间在死亡线上挣扎,马丁变得有些神经质,激动地叫嚷起来。

“普通人可不敢住在野猪横行的丛林深处,木屋主人必定是一位避世隐居的德鲁伊或者巡林客,说不定会收留咱们在屋中避难,甚至会帮助咱们对付剃刀王子也不一定!”

爱德华听他这么一说,觉得有些道理,就提高嗓门冲紧闭的房门大喊:

“请问……有人在家吗?”

回音在林间徘徊,木屋中却无人应答。爱德华又呼唤了几声,木屋里依旧寂静无声。

“看来主人不在家,咱们要不要先进去躲一躲?”马丁走向房门。

“算了,还是继续走吧,万一被剃刀王子堵在屋里就麻烦了。”爱德华摇头道。

“随便你,反正我是跑不动了!”

“这样漫无目的的在林子里乱跑,就算不被剃刀王子追上,也难免迷路,还不如就在这木屋里休息一下!”

“只要能抽出一个钟头时间用于冥想,我就可以把那个原本用来准备‘火球术’的环法术位,替换成‘飞行术’。”

马丁这番话,促使爱德华转变态度,握住门把手轻轻一拉。

房门没有上锁,缓缓开启,一股发霉的气味扑鼻而来。

爱德华皱了皱眉,探头向屋内窥望。

房间里没有灯火,黑洞洞的使他联想到野兽的巢穴。

然而转念一想,野兽可不会建造房屋,就壮着胆子,走了进去。